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内容

那时的夏天

admin1个月前 (05-16)经典美文15

22.jpg

那时的夏天,没有空调,没有冰箱,没有冰激凌,更没钱去避暑胜地,但那时的我们并不觉得热啊。我甚至怀疑,到底是那时候天不热,还是童年的我们心灵太干净?又或者,那时候,只知道疯玩的我们,开心地忘记了热这一回事。


小时候,我们一住在乡下,房前房后都是树。一到夏天,老树就撑起遒劲有力的枝干和苍翠碧绿的树叶,在青砖黑瓦的老屋和泥土滚烫的院子里,投下或严严实实或影影绰绰的荫凉。孩子们在树荫下的碾盘上,写作业、玩泥巴、抓石子、打纸牌。大人们在树荫下做农具、纳鞋底、聊瞎话。村口的树荫凉,往往还是村里的饭场。吃饭时,各家的大人孩子都端着饭碗,或蹲或站地齐聚在树荫下,一边吃,一边闲聊。


最美的就是晚上了,乡间的月亮很大,星星很亮,夏风吹动老树,沙沙作响。牛羊回了圈,鸡鸭回了窝,叫了一天的蝉,也终于止住了声。疯玩了一天的孩子们,躺在树荫下的席片上,听着大人们讲着鬼故事,一开始吓得哇哇大叫,但听着听着,就进入了梦乡。


那时候,每个村的村口大抵都有一口老井,井口不大,砖头砌成,长满苔藓,井水清澄。井旁放了一个铁桶,桶上绑了一条绳。不管是从地里干活归来的大人,还是从河里疯玩回来的孩子,都可以用这桶打水喝。井水很甜,井水很凉,能当天然的冰箱用。那时候,家家户户都种了西瓜,并不拿去卖。每当西瓜成熟时,大人们就带着孩子们去井边,把西瓜放到铁桶里,把桶放到井水里冰。冰个把小时后,把西瓜从井里捞出来,“咔嚓”一声切开,分给大树下乘凉的人们,一人一块,吃完再冰。分瓜的人豪爽,吃瓜的人不客气,一切自然而然。那种淳朴的民风和西瓜的冰凉,至今想来,依旧口齿清甜。


那时,每年放暑假,小孩子们除了写作业、放牛羊、割青草、干农活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帮父母到瓜地里看瓜。瓜地的地头,多半有个用木棍随意搭建的瓜棚,棚里放着一张小竹床。说是看瓜,其实并不为防人,而是怕牲畜跑到地里来,把好好的瓜给糟蹋了。看瓜的孩子们常聚到一起,在沟渠里点火烧毛豆,或在瓜棚里打扑克,玩腻了,就一人抱一个西瓜,跑到地头的河里边玩水边吃瓜,把看瓜的差事丢到一旁。直到夕阳染红了天,等到鸡鸭都回了窝,等到烧好了汤的母亲吆喝着各自孩子的名字,我们才撒开脚丫子往家跑。


那时,几乎村村都有条小河。宽宽的河岸上,长满了野草和野花,也跑满了牛群和羊群。小河弯弯伸向远方,河水并不深,但是很清澈,可见河内的虾和螃蟹、沙石和水草。每天午后,吃罢午饭,小伙伴三三两两地相约去河里洗澡。不知是不是记忆出了错,那时候并不记得有大人跟随,也极少听说哪个孩子被淹。


在河里,不会游泳的孩子们变着花样地打水仗。男孩子往往喜欢从河岸上快速奔跑后纵身一跃跳入河中,在尖叫声与欢呼声中激起一河水花。女孩子则喜欢边玩水边找各种好看的石子,以备到树荫下抓石子用。天黑后,干完农活、吃罢晚饭的大人们,才到河里洗澡。按照多年约定俗成的习惯,男人们自动地到深潭边去洗,女人们到浅水区洗,相去一两里,可闻欢笑声。夏风吹起,星光明亮,作物生长,炎热消散。这是一天中,最放松、最开心的时刻。


那时的夏天,没有花样繁多的糕,也没有冰激凌,最好吃的东西就是冰棍了。除了上街赶集时能买到冰棍,在家里也能遇到卖冰棍的人来。他们往往骑着二八自行车,车后驮着一个泡沫制成的保温盒,里面装着一根根裹着花纸衣的冰棍。最初的冰棍,是白糖冰棒,是由简单的白糖水冻成的冰块,小小的,甜甜的,开始是5分钱一根,后来是一毛钱一根。每当卖冰棍的来,孩子们就会围上前去,把大人给的零钱,或者平时舍不得花的压岁钱,拿出来解馋。


除了冰棍之外,那时的夏天,最难忘的还有汽水。5毛钱一瓶或3毛钱一袋的汽水,对城里的孩子来说,不难见到。但对乡下的孩子来说,是稀罕物。我记得有一年,随父亲到城里亲戚。亲戚拿出汽水招待我们。我舍不得喝完,执意要拿回家给哥哥和妹妹尝一尝。越是清贫的年代,情感越质朴,越懂得分享珍贵的东西。伴随着一代代人的老去,物质富裕的孩子们很难体味到那种为分享吃的东西而产生的豪迈又忐忑的心情了。


那时候,没有暑假班,没有特长班。暑假期间,除了帮大人干力所能及的活儿之外,孩子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玩儿。天不亮就起床了,天黑了还在场里地里、河里沟里、风里水里玩儿,打水仗,捉知了,逮泥鳅,烧花生,偷西瓜,玩泥巴……没有电视、电脑、手机的年代,眼睛是明亮的,快乐是自然的。


有时候,假期里还能看到一场或几场露天电影。村上有出息的孩子考上了大学,或者谁家老牛产下了牛犊,就会请大队上放电影的人来放一场电影。这时候,村上的热闹与喜庆程度,几乎赶上了过年。早早吃罢晚饭,大人们就牵着孩子们的手,搬着小板凳去村头空地的电影幕前等候。直到放映机把银幕照亮,一双双小手好奇地随着发电机的光亮在银幕上舞动,电影就快开始了。《葫芦娃》《黑警长》《小兵张嗄》,还有一些红色革命片,是那时候常看的影片。电影结束后,往往吵闹着要来看电影的孩子们,已趴在大人怀里或后背上睡着了。


花露水、电蚊香,对于那个年代来说,是陌生的。那个年代,用的是清凉油。被蚊虫叮咬了,就涂抹一点清凉油,钻心地凉,透心地舒服。


在场院里,在树荫下,在房顶上,在蚊帐中,我们倒头睡着后,妈妈会摇着大蒲扇为我们扇扇子,驱蚊子。往往是,一觉醒来后,发现妈妈还在摇着蒲扇,不停地扇啊,扇啊……空调的风太凉,电扇的风太猛,只有妈妈的蒲扇扇出的风,那么柔,那么轻,那么养人。至今,那蒲扇仍然摇动在记忆深处,就像她的爱一样,永不消散……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周君的教育博客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zhoujun2021.com/post/2213.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在失败中成长

在失败中成长    是一种快乐,成功也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只不过每一位追求成功的人都有可能会遇到失败,也害怕过失败。    人之所以害怕失败,除了担心失败会让自己变得贫寒以外,更担心失败会让自己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我们可以减轻这两种担忧吗? ...

富二代是如何秒杀普通人家孩子的?

富二代是如何秒杀普通人家孩子的?  杭州媒体报道,家教老师的年薪都过百万了,那么是谁不惜重金雇佣家教呢?那些老师说:成绩越好的学生,越是找家教,而且读很多门。那些特别拼的,反而是学校的尖子生。在这个拼爹拼妈的时代,寒门出贵子越来越难了。曾是...

让我们远离平庸

有这样一个实验:一位长跑运动员参加一个五人小组的比赛,赛前教练对他说,据我了解,其他四个人的实力并不如你,于是,这名运动员轻轻松松地,跑了第一名。后来教练又让他参加了一个十人小组的比赛,教练把平时其他人的成绩拿给他看,他发现别人的成绩并不如...

为自己鼓掌

记得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节目是在上初三的时候,元旦晚会上我唱周华健的《刀剑如梦》,大概是由于太过紧张的缘故吧,本来张口就来的歌词竟然被我忘的一干二净,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只好在唱了一半之后就先下去了,伴随着的是大家巨大的笑声。那时的我年...

35年前的理想

那是1997年的一个黄昏,在英国谢菲尔德市皮特金中学,一位名叫布罗迪的教师退休了。他恋恋不舍地整理着阁楼上的旧物,意外地发现了一沓35年前的作文本。它们是B(2)班31位孩子的春季作文,题目叫《我的理想》。    布罗迪随便翻了几本,被孩子...

一个人能走多远,看他与谁同行

 一个人能走多远,看他与谁同行;  一个人有多优秀,看他有谁指点;  一个人有多,看他有谁相伴。    泥土因为靠近玫瑰,吸收了它的芬芳,从而也能散发出芬芳的香气,给别人带来玫瑰的香味。其实,我们人也一样,和什么样的人相处,久而久之,就会和...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